存档三月 2018

数字人文系统有没有“需求”?

问:基于自己对现有文献的了解,我有一个基本印象:数字人文的相关研究似乎更侧重在“技术”这件事本身,似乎学者们将研究的重心更多的放在如何去更好的用技术去成就事情。包括您昨天的课,很大程度上也在强调基础设施、平台、资源以及数字人文行为;但是是不是跳过了一个东西,那就是需求呢?所以我的问题是:(1)图书馆在建设关于数字人文相关平台的时候,是如何去权衡这个需求的?是根据人文学者的需求吗?还是图书馆觉得应该有这样一个平台?(2)图书馆建成这个平台后,人文学者的利用率高吗?是人文学者利用的更多,还是普通用户?最后用于人文的学术研究更多还是普及知识的作用更多呢?(3)昨天您也提到了,也是我想问的,图书馆如何去吸引和鼓励人文学者和其他用户使用相关基础设施的?

答:感谢来函提问,非常好的问题,就这个问题我的思考如下,仅供参考。

1.需求分析法是构建一个系统或平台所必须步骤,但却不是做一件创新的事情所必须步骤。科学研究和艺术创作最早完全是因为人类的好奇心使然,是一种娱人娱己,说句直白的话,人文基本上是人吃饱了饭没事干才想到的事情,所以并非所有的事情都由需求来驱动和引导的,那样就非常功利了,与动物就没啥两样了。
2.很多时候需求是创造和引导出来的。英国人喝茶完全是中国和印度带过去的,没有手机的时候怎么知道手机能不能卖掉?
3.图书馆建设数字人文平台时其实一开始是模拟人文学者传统的研究方式,比如检索、比较、统计,等等,用技术能够更快更精确更大范围地检索,就像电子书是对纸本书的模拟一样,一开始总是模仿,然后再有突破。你能够帮到他,那就是满足了他的需求,即便不是所有人都会用,但总有一批先行者,带动研究范式但转变。
4.在开发系统但时候必须要有需求分析的过程,系统设计的依据是需求设计,否则就无法开发出良好的系统。我们数字人文系统平台的研发通常有三类人参与:领域专家、图书馆员和软件开发人员,其中图书馆员往往充当需求设计者,他们把学者的研究行为转化为程序员能够看懂的说明书。
5.人文学者是不是利用率高,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未来的人文学者一定是基于数据进行研究的,当所有的素材都是原生数字资源的时候,他们别无选择。至于这个平台是不是图书馆来提供,这其实是不重要的,因为总要有人来做这个事情,目前因为图书馆有大量的人文内容是稀缺资源,是研究者不可或缺的。

爱迪生从来不是根据需求进行发明创造的,乔布斯也不会迎合需求而让自己的产品设计有所妥协,如果说有需求,他们自己就是需求者。一切开发源自需求是一个伪问题,尤其不能让这个问题禁锢思维和束缚手脚。系统好不好是可以迭代开发的,不好了可以推倒重来。

关于机器人在图书馆应用的几个问题

1、您如何看待机器人馆员的出现?这是大势所趋吗?
智能机器人正在许多行业取代人类的工作,这已经不是一种预测,而是正在上演。电话推销员、保险业务员、银行职员、股票分析师、法律事务助理等职业已经大规模沦陷。BBC曾有一个调查结论指出图书馆员有51.9%的可能性被机器人所取代,在被调查的365个职业中位居中游,不好不坏。就像机器革命曾经让大量产业工人失业一样,信息革命也正在带来脑力劳动者的转型,总体而言科技革命带来的产业转型一方面会消灭很多传统职业,另一方面也会创造大量新的职业,当前的各类服务业规模越来越大就是一个例证。
出现机器人馆员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目前已经出现了两种类型的机器人馆员,一是智能问答机器人,可以辅助进行参考咨询工作,另一类是自动盘点机器人,能够在夜里不知疲倦地查找乱架的图书,未来会有更多的机器人出现在各类图书馆员的岗位上,甚至会有全能型机器人馆员。
上海图书馆的参考咨询机器人“图小灵”于2018年元旦正式上岗实习,主要在办证处和中文书刊外借室接受读者问询,目前每天工作四小时,还配备了专门的带教老师,收集机器人回答不了的问题,在机器人“下班后”帮助他学习改进,并完善背后的知识库系统。图小灵不仅能帮助读者解决一些无馆员职守时的业务问题,还可以帮助读者查询天气、路线,在图书馆的自助机器使用排队的时候,陪读者聊天打发时间。上图还打算引进日本软银的 Pepper 机器人,它能掌握四种语言,并具有更好的不同场景的适应能力和交互能力。
2、机器人馆员给图书馆服务工作带来了哪些便利?存在哪些问题?读者反响怎样?
目前机器人馆员还是一项新生事物,还谈不上给工作人员带来很多便利,相反还会带来很多负担——即围绕机器人进行许多额外工作。从原理上讲,机器人的引入能够减轻图书馆员的劳动强度、提高工作效率,降低对工作人员的要求等等,但目前由于技术还不成熟,这些便利都还未能成为现实,与人们的预期还有较大距离。
机器人是集成了感知、决策和行动多项尖端技术的一种综合性技术应用,具有很高的复杂性,目前发展非常快,但图书馆界应用大多数机器人还都不是应用了最前沿技术的产品,它们可能在实验室环境中已经具备了很高的智力,一旦离开实验室,到了人类社会的真实环境中,它们的感知、交互和行动能力都大打折扣,眼盲失聪低智的情况时有发生,这也是目前图书馆机器人存在的主要问题。
但有意思的是这些问题并不影响目前机器人馆员在图书馆受欢迎的程度。广大读者并不在乎机器人能回答多少问题,或者回答得准不准确,而只要图书馆有机器人,就能够吸引大量的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者。也就是说现在的机器人馆员已经成了图书馆进行机器人技术科普的一个工具,或者说玩具。但这当然也是图书馆存在的价值之一,仅凭这一点图书馆引入机器人就达到了目的,至少是吸引读者的目的。
3、机器人与真人馆员相比在具体工作中有哪些优势和劣势?
毋庸置疑,机器人具有超强的记忆能力、光一般的计算速度和不知疲倦的“体力”,这些特性是人类图书馆员远远不及的,因此对于那些重复性的机械劳动(这里指脑力劳动),或无需天赋,经由训练就可以掌握的工作,这些都是机器人的拿手好戏。而对于需要“情商”的工作,例如面对面交流能力、社交能力、协商能力,或需要具备同情心以及对他人真心实意的扶助和关切,以及需要创意和审美能力的工作,机器人就无能为力了。这样看来数字图书馆服务由机器人来做似乎更合适,而实体图书馆的传统服务则需要更加人性化的真人馆员来承担。
4、结合机器人馆员的应用现状,您认为还有哪些方面需要进一步完善?您最希望机器人馆员拥有何种技能?
目前几乎所有的机器人都可以说是过渡产品,它们在感知、决策和行为等各方面都远远达不到人类的水平。对于这样一个发展迅速的领域,很可能当前购买的机器人在两到三年内就会完全过时,有新的智能机器人完全碾压目前的玩具。有学者预测在2026年人工智能技术就会有突破性进展,机器人达到个体人类水平,这就是所谓的通用人工智能,那时图书馆的各个岗位上都可能活跃着一大批机器人馆员,因为他们什么事都会做。
5、在运用智能设备探索阅读服务新形式方面,贵馆还有哪些尝试?积累了哪些经验?
其实机器人的应用只是图书馆全面走向智慧图书馆的一个缩影。当前采用了大量信息技术的复合型图书馆正在向智慧图书馆发展,图书馆从智能建筑,到自动化管理,到智慧服务,各个环节都会大量用到大数据分析技术、个性化服务技术、机器学习技术、自动翻译及各类自动文本处理和分析技术等等,全面应用了智慧技术的图书馆最终结果是:整个图书馆就相当于一个能够提供给智慧型知识服务的机器人。上海图书馆正在浦东建设新馆,目前正在为将新馆建设成智慧型的第三代图书馆而进行大量的调研策划和开发,届时希望给大家呈现一个“智慧图书馆”的雏形。
6、随着科技的发展,智能机器人在图书馆中的应用场景会越来越多,请您设想一下未来图书馆的模样?
未来图书馆行业的趋势是,图书馆的形式更加多样化,甚至化为无形。一旦科学家所设想的超级人工智能得以实现,图书馆所保存的人类所有知识就可以通过知识胶囊的方式,或人脑界面的方式进行传递,未来社会将会产生大量的人与机器人的混合体,生物人与机器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图书馆可以看成所有人脑共同构成的一个知识机器,继续以存续和发展人类的知识、探索宇宙奥秘并造福于人类自身为己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