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8年3月30日

数字人文系统有没有“需求”?

问:基于自己对现有文献的了解,我有一个基本印象:数字人文的相关研究似乎更侧重在“技术”这件事本身,似乎学者们将研究的重心更多的放在如何去更好的用技术去成就事情。包括您昨天的课,很大程度上也在强调基础设施、平台、资源以及数字人文行为;但是是不是跳过了一个东西,那就是需求呢?所以我的问题是:(1)图书馆在建设关于数字人文相关平台的时候,是如何去权衡这个需求的?是根据人文学者的需求吗?还是图书馆觉得应该有这样一个平台?(2)图书馆建成这个平台后,人文学者的利用率高吗?是人文学者利用的更多,还是普通用户?最后用于人文的学术研究更多还是普及知识的作用更多呢?(3)昨天您也提到了,也是我想问的,图书馆如何去吸引和鼓励人文学者和其他用户使用相关基础设施的?

答:感谢来函提问,非常好的问题,就这个问题我的思考如下,仅供参考。

1.需求分析法是构建一个系统或平台所必须步骤,但却不是做一件创新的事情所必须步骤。科学研究和艺术创作最早完全是因为人类的好奇心使然,是一种娱人娱己,说句直白的话,人文基本上是人吃饱了饭没事干才想到的事情,所以并非所有的事情都由需求来驱动和引导的,那样就非常功利了,与动物就没啥两样了。
2.很多时候需求是创造和引导出来的。英国人喝茶完全是中国和印度带过去的,没有手机的时候怎么知道手机能不能卖掉?
3.图书馆建设数字人文平台时其实一开始是模拟人文学者传统的研究方式,比如检索、比较、统计,等等,用技术能够更快更精确更大范围地检索,就像电子书是对纸本书的模拟一样,一开始总是模仿,然后再有突破。你能够帮到他,那就是满足了他的需求,即便不是所有人都会用,但总有一批先行者,带动研究范式但转变。
4.在开发系统但时候必须要有需求分析的过程,系统设计的依据是需求设计,否则就无法开发出良好的系统。我们数字人文系统平台的研发通常有三类人参与:领域专家、图书馆员和软件开发人员,其中图书馆员往往充当需求设计者,他们把学者的研究行为转化为程序员能够看懂的说明书。
5.人文学者是不是利用率高,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未来的人文学者一定是基于数据进行研究的,当所有的素材都是原生数字资源的时候,他们别无选择。至于这个平台是不是图书馆来提供,这其实是不重要的,因为总要有人来做这个事情,目前因为图书馆有大量的人文内容是稀缺资源,是研究者不可或缺的。

爱迪生从来不是根据需求进行发明创造的,乔布斯也不会迎合需求而让自己的产品设计有所妥协,如果说有需求,他们自己就是需求者。一切开发源自需求是一个伪问题,尤其不能让这个问题禁锢思维和束缚手脚。系统好不好是可以迭代开发的,不好了可以推倒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