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四月 2020

初学者关于数字人文的五个提问

1.近年来,国内外数字人文研究取得了哪些实绩与进展?
1)领域或学科已经得到公认确立。2004年为界前后两个时期
2)学会、期刊、教育都已经建立起来
3)国际和区域性学术交流会议非常活跃
4)学科正在繁荣,各相关学科都有一些成果,虽然没有特别眼睛一亮的成果,但有不少项目也算有影响。国外已有近千种专著,台湾也有20种,但大陆只有翻译的。期刊论文国内每年也有近200篇。
5)范式转型已经开始,但还远没有到位(dark side:晋升、评价等)


2.未来的数字人文研究应该注意哪些问题?或者说要坚持什么原则?
1)“大帐篷”原则,多学科融合,促进交流。目前很不平衡。
2)注重学科建设和理论研究,从教育培训入手。目前刚刚开始。
3)重视基础设施建设,基金进入,项目导向。
4)注重数字人文的本土性和民族特色,价值观引领,传承优秀中华文化非常有必要。

3.数字人文研究,具体会给传统研究范式、方法、视角带来怎样影响和变化?
影响是颠覆性的。两个方面:
1)不同程度改变原有人文社会科学
2)产生很多新的问题,带来交叉边缘领域,甚至创造新学科 不仅仅是方法方面的革新,就像试验设备的提高带来自然科学的进步一样,会造就新的内容。 数字人文也是数据科学的一种实践领域。

4.目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在您看来存在怎样的困境或者问题呢?
1)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播需要有两个基础要素:载体和形式,文献典籍文物遗产是载体,数字人文提供新形式。目前这两方面都准备不充分,基础设施、人才培养、工具方法都存在不足。
2)目前的最大问题有两个:源头上无法界定精华和糟粕;传播上缺乏吸引新一代并代表未来的方式方法手段
3)观念上重视、理念上面向未来面向国际,大力投入加强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同时需要有一套指标体系和评价方法

5.如果存在问题,那么数字人文在哪些方面可以有所帮助呢?
简单而言:中国的数字人文一定是基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才有生命力,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需要借助于数字人文才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