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图书馆的前世今生

数字图书馆前世今生

 

 

数字图书馆是上世纪90年代初作为与“信息高速公路”配套的基础设施而提出的概念。基于“有路必有车”的认识,美国分别于1992年和1994年分两期投入上亿美元设立“数字图书馆先导计划(Digital Library Initiative)”,孵化了一大批项目,如谷歌搜索引擎算法、谷歌数字图书计划、都柏林核心元数据、互联网档案项目和美国公共数字图书馆(DPLA)等等,都直接源自于其项目成果,或有着千丝万缕的因果联系。

我国的数字图书馆建设起始于1996年,一个标志性事件是国家图书馆联合上海等六家公共图书馆共同发起了“中国国家试验型数字图书馆”项目,第二年该项目得到了国家计委的正式批准,成为国家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该项目的研发带动了我国一大批相关标准规范的确立,澄清了许多关键性概念,促进了学界和业界对一个新兴领域的关注,也促使整个图书馆行业迈出向数字图书馆转型、建设“复合型图书馆”的第一步。

二十多年来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经历了从传统互联网、Web2.0到移动互联网的三代变迁,目前正进入以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为特征的智慧互联时代,人们早年寄希望于数字图书馆技术来解决海量、异构、非结构化、多媒体信息的管理、组织、传播和利用问题,随着大数据技术的进步早已不成问题,而数字图书馆本身也从一个以技术研发为特征的应用领域,发展为以数字知识的保存、提供、交流和服务为特征的数字文化设施。伴随着上游知识产业生态的剧烈变化,以及下游读者用户信息需求和行为方式的巨大变化,作为一种知识中介的图书馆也应需而变,呈现出三个发展趋势:

1、从数字化到数据化

早期的数字图书馆项目主要是利用扫描技术将传统的纸本资源数字化,通过对资源内容和其他特征进行描述,建立关系型数据库提供检索,这种数字图书馆相当于传统“物理”图书馆的翻版。随着全文搜索和OCR技术的进步,越来越多的扫描图像可以经过文本化处理而提供全文检索,加上目前越来越多的原生数字内容和多媒体资源的引入,目前的数字图书馆呈现出非常纷繁复杂和丰富多彩的形态。

如果不能解决基于知识的服务问题,就谈不上是好的数字图书馆。当前的数据技术特别是关联数据等语义技术已经提供了初步的解决方案,能够使数字图书馆的基本结构单元,从图像、文本、多媒体文件等机器无法理解的内容,转变为人、地、时、事、物等“数据”信息,即“数据化”,让计算机的管理对象突破文献的限制,而直接管理内容语义,从而使数字图书馆成为真实世界和领域知识的映射。这类基于数据的数字图书馆正在成为数据驱动型科学研究的基础设施,在数字人文、e-Science 以及数字出版等领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2、从标准化到个性化

图书馆行业的标准化肇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 MARC 书目数据记录格式,这可能是唯一沿用至今的磁带记录格式,几乎所有图书馆都基于这一格式设计业务流程和服务模式,尽管各类 MARC 略有不同,但没有哪一个行业像图书馆这样重视并应用最前沿的技术标准。

然而越早采用信息技术也就意味着今天包袱越重。标准化是工业时代的理念,它能够带来合作和效率,但信息时代强调的是差异化带来的个性化体验。当前不同类型图书馆由于用户对象的不同和资源类型的不同而呈现完全不同的发展方向,老的业务规范已不再能涵盖所有图书馆,新扩展的子系统完全无法覆盖所有类型的图书馆,标准化已不再可能,新的差异化的业务模式正在建立,图书馆与图书馆将呈现越来越不相同的形态和模式。

目前看来,公共图书馆将继续承担起文化保存、信息交流和普遍均等无差别知识服务的职能,开展阅读普及、消除信息鸿沟、提供信息素养培育是其不可推卸的责任;高校图书馆则必须顺应数据驱动型科研和教学的转变,承担起科研数据生命周期完整过程的管理和提供,同时提供各类共享空间服务;研究型图书馆则完全依靠学科馆员和数据馆员,转型为提供智慧型数据服务为主的无纸图书馆和虚拟图书馆。

整个知识产业上下游融合的趋势日渐明显,内容产业大洗牌,互联网公司全面介入知识生产流通在所难免。在这个新的产业生态中,图书馆由于拥有大量的读者,以熟悉读者的需求、掌握用户行为大数据作为利基,介入开放存取运动,甚至参与学术出版也不是没有可能。

3、从信息化到智慧化

智慧型社会是未来社会的重要特征,也是当前各行各业激烈角逐的主要战场。得益于过去数十年来全社会对于信息化的巨大投入,产生的海量数据为目前人工智能的进步提供了丰富的食粮。图书馆从来是与数据打交道的,从服务的内容和对象来看,图书馆的服务也应该精准化和智能化,智慧图书馆也无疑是数字图书馆的发展方向。

图书馆行业很早就提出智慧图书馆的概念,目前也是数字图书馆研究的一个热点。就采用的技术来看,如下表所示,智慧图书馆的发展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代智慧图书馆只是采用了无线射频(RFID)技术的无人图书馆,其实并无任何人工智能的采用。第二代是当前研发的重点,通过采用多种传感器实现各类数据的采集,从而能够提供基于位置的精准服务(或称为SoLoMo,即社会化的基于位置的移动服务)。目前的各类机器学习技术已经为第三代智慧图书馆提供了可能,将对于信息内容的加工处理和提供服务两方面全面实现智慧化。第四代“超智慧”有赖于超级人工智能的突破和应用,目前还是科学幻想,但引起的讨论颇能给人启发。

表:四种智慧图书馆

类型

说明

特征

举例

伪智慧

通过应用RFID等智能标签技术,感知与反馈结合,一定的行为引发一定的结果,“好像”有了一定的智慧。已经实现。

单向度(仅感知图书等实体)、单循环

无人图书馆

智慧图书馆

弱智慧

各类传感器(如iBeacon、WIFI、人脸识别)应用模型和算法综合应用,可进行推送等个性化服务,实现了按程序设计好的“智慧”。正在实现。

多条件,复杂,类似于专家系统,双向,预先设定

小i参考咨询机器人

SoLoMo

强智慧

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普遍应用,动态实时地应对复杂情况,无须预先设定,智能响应。有可能实现。

交互性、随机性;

智能化、人性化

*第三代图书馆*

超智慧

图书馆能够像人一样思考,具有人类知识的总和,总能在你需要的时间和地点,提供需要的知识服务。

应用强人工智能,图书馆工作的许多岗位被机器取代

化于无形,无所不在,随处服务

综上所述,数字图书馆概念由于受到技术进步的强烈影响,一直在发展变化,然而万变不离其宗的是人们赋予它的永恒职能,即保存文化、开展教育、传递信息和终身学习。即便到了数字时代,变化的只有方式和手段,图书馆永远都是天堂一般的模样。

 

发表评论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