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数字人文”归来

“定义数字人文”归来

日前去南大高研院参加了【“定义数字人文”工作坊】,是其“数字人文周”系列活动的一场。南大高研院数字人文创研中心是目前国内最活跃数字人文团体,此次请了Melissa、Edward、Jason等国际大牛,前几天还来上海做了两场交流,受益良多。

下午有一场讨论会,陈静主持,非常国际化,陈述与辩论全程高能,双语全开。主持人给到我的是这个问题:数字人文与大数据、人工智能间是怎样的关系 ?这里对匆匆辞不达意的发言做一个留存。

Melissa今天其实已经介绍了很多,在座也有很多计算机领域的教授,我这里对这一问题谈六个方面,供批评指正:

  1. 数字与人文的关系?digital与paper(指载体,包括甲骨简帛、纸草泥版等)的关系,而不是与print的关系(print只是古登堡印刷术1450年以来的事情,人文早已成型)。数字人文的数字表明其生于斯长于斯,荣于斯毁于斯,或不成功也将“葬”于斯。从这个角度看,数字其实是源自于人文的,而人文又源自于人类发明的文字,没有文字就没有载体,人类文明就不能积累和发展,文化就无法传承(玛雅人结绳记事也算一种载体,但也限制了其文明的发展)。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是数字技术的最新阶段,还能发展多久?从多大规模上影响人文?将取决于这些技术的发展是否有一个极限。目前看来是没有的,莫尔定律从四十多年一直有效,另有一个奇点理论更说前景无限。因此发展远没有停止,我们不能低估数字技术的影响,而且还在迅速发展。人本身就是技术的产物,数字技术来源于人文,而又反馈于人文,数字人文远没有止境,不能静态来看,数字将给人文带来更多的机会。
  2. 哪些技术将影响人文?技术的潜能是很厉害的。 大数据和AI只是现时代的代表技术,大数据是数据管理技术的进展,人工智能是计算方式的变革,单独说某种技术意义不大,可以讨论所有技术,如OCR、实体识别、Dis Reading、Analytics,Visualization,Creation,其实是背后的所有技术:所有技术都会对人文带来影响、起到作用,例如很多支撑性的技术,如云计算、微服务等。我们要划定一个边界,可能是对人文研究直接有用的技术。
  3. 技术用在哪里?任何计算机问题都可以看成是模型问题,计算机技术发展至今,是对于人脑认识的模拟,而且越来越接近人认知方式。人是否能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主要是能否借助于计算机这种人脑的延伸工具充分地认识问题。现在提出的本体技术就是把领域知识代码化、可计算化。所以说到底数字人文问题既是技术问题(无限逼近领域系统),又是认识问题,应用到具体研究过程中,它也是操作问题,评价问题,方法过程问题,信效度问题。其中核心正是我们对dh核心的认识:如何界定Methodogical Commons,DH的特点是核心清楚,边界模糊,之所以这样,还是因为我们今天对认识论模型认识的不够深刻,所有的技术都是围绕这个模型而来的,不同学科领域(包括未来新产生的人文学科)有不同的模型,从技术方法层面来看,有通用的技术工具方法和特异化的技术工具方法。当前很多社会科学研究方法都可以借鉴。
  4. 技术如何应用?DH和AI相比于硬科学和其他人文科学,都还在婴儿时期。目前的研究是研究吗?还是研究过程的一部分?当前我们普遍人文DH还是工具性的,但远远不止如此,它如果用在人类好奇心的探索,用于提高人类福祉,用于人性的延展,它就不再是工具了,工具与本体就合一了。如前所述的,人即是工具所组成。第一阶段DH可能提供的是扳手,你不需要知道扳手怎么做,你就直接可以用。而未来,你与扳手合一了,你就是扳手,你是一切,任何问题都是数字人文问题了。
  5. 当前DH有什么问题? 问题很多,Melissa提到一部分,如伦理、环保等,还有如隐私、滥用,诚信,遮蔽等。现在影响我们比较大的,是商业化问题,以及可持续性问题
  6. 最后谈一点GLAM的价值和作用。GLAM保存的是我们从哪里来的人文,而未来一定是数字的,我们期待如Edwards所说的,所有问题都是数字人文问题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发表评论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