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拥抱一个全新的开放平台时代

未来已来!拥抱一个全新的开放平台时代

本文为《中国图书馆学报》2020年第一期“FOLIO专辑”主持人语

图书馆行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自己的理想,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面临巨大的挑战。

1931年阮冈纳赞提出图书馆学五定律,指出“书有其用”、“人有其书“、”书有其人”、“节省时间”,以及“图书馆是一个生长的有机体”。这充满理想主义的五条原则,是博尔赫斯“图书馆是天堂模样”的最好诠释,然而它其实一直是一个梦想,直到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才有了实现的可能。

如果不是大数据和机器学习技术,我们不可能突破二八定律为长尾图书找到小众读者,不可能实现信息资源的精准推送,也不可能通过用户参与而优化采购,通过数据驱动型知识服务而实现图书馆向“数据馆”和“知识库”转型。所有这一切都有赖于一个全媒体、全流程、全网域系统平台的支持,有赖于突破传统系统只专注于图书馆自身业务,而忽略读者和用户的多样化需求和越来越高的体验要求。

当今一个理想的图书馆平台,绝不能只有采访编目流通等几个模块,而应该提供一个应用生态,任何图书馆的功能需求都有相应的app得到满足。其中甚至不局限于图书馆行业,而成为博物馆、美术馆、档案馆、文化馆等人类记忆机构通用或共享的服务。就像智能手机有应用商店一样,只要有需求,就能找到相应的app,通过建立一套技术标准规范,就能使大众的创造力得到充分发挥,并把公共文化机构的服务潜能充分挖掘出来。

这样的应用生态只有开放的平台才能够做到,而且是图书馆行业主导的开放平台,图书馆对自己的系统、业务和数据具有完全的掌控。这个平台让人人都可以开发app,这样图书馆所需要的所有功能,才有可能有足够多的商家提供服务;不同商家开发的app,才可能相互替换,并且随时挂接或插拔;图书馆的各类数据和模块,才能当然地互联互通。于是图书馆将不再依赖于个别的系统供应商,图书馆的数据安全也得到充分的保障:它只属于图书馆,或者读者自己。

这个平台现在已经诞生,它就是FOLIO,即“未来的图书馆是开放的(Future Of Library Is Open)!”

本期专辑汇集了四篇论文,是上海图书馆FOLIO应用团队对这套全新的图书馆开放平台进行初步研究的成果。上海图书馆23年前引进了当时最先进的C/S结构系统,现已经历了B/S和移动互联网两代的发展,直接进入基于微服务的开放平台架构。现已打算应用这套平台。

  • 周纲 和孙宇的《开创性的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解决方案》一文全面介绍了FOLIO的技术架构和生态环境,对其如何解决长期困扰图书馆运营的实践问题,如云模式、性价比、功能自主性、安全可控性、系统开放性和服务可靠性等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重点分析了Folio技术架构和生态环境等方面的优势以及可能碰到的问题。
  • 郭利敏和张磊的《Folio专题_Folio的技术选型与运营模式研究》结合微服务技术介绍了FOLIO平台技术选型的原因,讨论了FOLIO的社区组织和商业模式之间的关系,对FOLIO在国内的落地提供了相关方案和思考。
  • 许磊和夏翠娟的《第三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元数据管理》着重研究了FOLIO独具特色的底层数据管理架构Codex,认为Codex作为FOLIO中核心的元数据管理域,被设计成Folio的资源链接中心、规范数据中心和跨域的全媒体资源管理入口,能够通过模型中的抽象实体揭示资源间关系,其源自于BIBFRAME的抽象数据模型、最小化的元数据方案、统一的分层描述原则等考虑都远远领先于目前所有的图书馆管理系统,具有足够的灵活性支持第三代图书馆或类似机构各类实体对象的描述与组织。
  • 孙宇和周纲的《Folio专题_基于微服务架构的资源发现系统平台的构建研究》
  • 则重点研究了FOLIO中的资源发现模块,介绍了基于微服务架构的新一代资源发现系统的架构和组成,该系统架构融合了数据收割和联邦检索技术,加强了开源元数据的应用,可以真正实现馆藏所有资源的统一发现和获取,文章还展现了发现系统的本地化应用场景和服务模式。

随着今年年底FOLIO在瑞典Chalmers大学的成功部署,一个开放的、自生长的、由图书馆主导的应用生态将正式落地,真正的下一代系统正在到来!技术将成为图书馆服务创新最大的使能者和推进器。未来已来,让我们拥抱一个全新的开放平台时代!

发表评论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