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检索与知识组织(2月25日修订)- –

情报检索与知识组织(2月25日修订)- –

对于知识的认识(包括”知识组织”)在古代应该属于哲学领域,如果沾得上边,后来的图书馆学可以算是一门。图书馆学通过管理知识载体来反映知识结构,并促进知识的有效传播和利用。其中的核心内容”分类编目”堪当此任。

纸、泥板、羊皮、竹、石以及电光磁等媒介是知识的有形载体,书籍、报刊、杂志、图片、动画等是知识的媒体类型,图书馆、博物馆、大学等社会组织可算是知识的交流机构,也是知识运动国政中不可缺少的一种形式。研究知识,这些方面都值得研究。

二战以后诞生的情报学(或也可称为信息学)专注于知识的内容–信息,而把知识的躯壳留给了图书馆学。信息论走的更远,认为信息是”不确定性的减少”或”负熵”。从这一点说信息学和情报学可以分道扬镳了。二战以后的 情报学受到计算机科学发展的影响,但还是基本上从人的角度去研究情报的规律,无法对只能机械操纵符号的计算机提出任何”智能”一点的要求。人为了充分利用计算机的高速运算、大容量存储能力,以及准确性,发明了一整套情报检索技术。

从穿孔卡片开始,人类最早的计算机奴隶就叫做情报检索。一直到后来的字词索引、匹配、倒排档等等。

计算机就象是上帝给人类的一个魅力无穷的玩具,真的让人能够像上帝一样思考了(不知上帝是否会继续发笑?还是发怒?),人类依靠它,在几十年的时间里除了破解了数据的奥秘(关系型数据库技术),拓展了应用的疆域(Internet和Web技术),甚至创造了人类更加富足的信息化社会。这也再次证明了知识的力量。

目前计算机具有的能力与我们人类的需求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弥合。然而我们还是不得不为人机之间沟通制定一些原则和模式,这样机器才能更好地模仿人的程序处理信息和知识。元数据和知识本体都是这类工具。

我们现在研究知识组织,已经无法不受到计算机科学已有成果的影响。图书馆情报学知识域中有关信息组织(情报检索)的”话语体系”、”领域本体”必须与计算机科学相关的概念体系进行融合,才能发展。所以我们不得不用计算机科学中在知识组织方面的研究进展取代我们传统的情报检索课程内容。这两个领域的发展速度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图书馆学的知识组织能够提供计算机科学许多人文滋养,但是如果不承认计算机科学的主体地位,图书馆学的那点经验学识将会荡然无存。计算机科学的发展有如一辆无可回头的蒸汽机车,在历史的进程中摧枯拉朽、一往无前。

近期大量阅读我图书馆学的情报检索、信息组织教材和计算机科学中的知识库研究成果。

首先对张琪玉、侯汉清编的这本《情报检索语言实用教程》非常感兴趣。一本刚出炉的教材,而且是国内该领域的领衔人物的新作,老树开新花,而且书名冠以”实用”,又是武大出的,让人立刻有探个究竟的愿望。

翻开前言,原来是武大出版社委托编写的,让人感到武大对于传统的图书馆学分支学科已经后继无人了。否则恐怕不会委托早已与武大没有瓜葛的两位老人编写。

前言中还说,本书的编写目的是”减少情报语言学领域诸课程之间的重复,精简讲授内容,突出实用性”,看来传统图书馆学科面临的冲击确实不小。

重复课程大概是指”情报语言学基础””图书分类学””主题法导论”之类的课程,与我目前要给北大研究生班上的”信息组织”主题的课程应该有些类似。

减少了不常用的情报检索语言类型和语种、发展历史的讲授。

内容主要包括:

总的看来,体系结构还是比较严谨和全面的。(这本书值得购买收藏)

情报检索语言及情报语言学的基本问题

作者避开情报、信息、文献的概念争论,把这三者的检索和检索系统作为同一概念。也算是一大实用的认识吧。

对于文献的概念,作者没有使用国标中”记录有知识的一切载体”,而解释为:”文献是存储和传递知识、信息的主要载体,所以,利用文献成为获取知识、信息的主要途径。”逃避概念几乎有点过于随意了(捣浆糊)。

对于”情报检索”概念的解释也是非常”图书馆学”化的:”其广义是指通过建立情报检索系统来解决文献查找问题(也就是知识和信息的查找问题)的整个实践,其侠义仅指根据某种需要从情报检索系统中查找出相关文献线索(也称文献检索)或文献中相关内容(也称事实检索、数据检索或全文检索)的操作过程”。可见其感念定义中的同义反复和不严密的地方何其多。并且从计算机界的角度看这些”同类”概念有不少不必要的人为定义和偏差在其中。广义和狭义,到底如何理解?

从作者的角度而言,数字图书馆可以看成是一个情报检索系统,因为是有序的,可以通过多种途径检索的,检索结果也是经过排序输出的,用户能够满足信息需求的。

关于情报检索语言的定义也是本书中非常核心的概念。情报检索语言是根据情报检索的需要而创制的人工语言,专门用于各种手工的和计算机化的情报检索系统,表达文献主题概念和检索课题概念。他作为提供文献内容检索途径的情报检索系统的一个构成因素,在其中起到语言保障的作用。情报检索语言分为分类检索语言、主题检索语言和代码检索语言三大语系。情报检索语言的实质是表达一系列概括文献情报内容的概念及其相互关系的概念标识系统。

作者的一个经典的理论是:情报检索与情报存储是相反过程

情报存储过程:文献的情报内容 – 经过主题分析确立主题概念 – 经过利用情报检索语言的标引过程输入到情报检索系统中。而情报检索过程是一个相反的过程,检索者的情报需要经过主题分析,得出一系列的主题概念,经过情报检索语言的标引之后,通过检索系统进行检索,最后输出检索结果。

情报检索语言的特点:

情报检索语言的基本功能:

术语与情报检索语言是应用于被应用的关系。

概念的概念:概念是事物本质属性的概括。概念的内涵是指它所指事物的本质属性的综合,即概念的含义。概念的外延是它所指的一切事物,即概念的适用范围。

概念之间的关系:

相容关系(概念的外延至少有一部分相重合)

同一关系、属种关系、交叉关系、整体与部分关系、全面与某一方面关系、外延不相排斥的并列关系。

不相容关系:

并列关系(同位关系):同一个上位概念之下的几个下位概念之间的关系;

矛盾关系:并列关系的特殊形式,外延总合等于其上位概念全部外延的两个并列概念之间的关系。如金属材料与非金属材料;

对立关系:外延总合小于其上位概念全部外延的两个并列而且相互对立的概念之间的关系。例如导电体和绝缘体;其上位概念除了这两者之外,还有半导体。

概念的划分与概括(分类)指对概念的内涵而言,内涵的扩大或缩小。

概念的分析与综合(组配)指对概念的外延而言,外延的融合或分化。


Technorati :

发表评论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