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共享工程有话要说- –

对共享工程有话要说- –

前几日参加了一个会议,有关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感到我们国家的各级领导都非常急切地想把事情做好,真正为老百姓多办点实事。特别是两办发文以后,更舍得花钱了。但以我们的经验似乎总是事与愿违,很好的事情一到下面就走样。回顾以往,我们这个行业很难找到成功案例,许多项目虎头蛇尾,转型变调,甚至被人利用。原谅我就不举例子了。

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

目前已经不能用领导不重视、资金不充足、人才不得力,技术不成熟等借口来解释了,国家现在对文化事业的重视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当然我们一方面不能满足,但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要有作为才能有所地位。共享工程已启动三年,两办发文犹如一剂补药,然而如果一些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可能不会得到应有的效果。
目前有如下几点我感到有话要说:

1 、定位清楚

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争论起来没完没了。项目的目标和定位必须成为这个项目上上下下耳熟能详的东西,必须作为一切决策、运营、执行和服务中的原则和准绳。

据我了解,中央领导已经给共享工程明确定位:为三种人服务: 1 )农民; 2 )未成年人; 3 )弱势群体。并将该工程定位于传播先进文化的公益性事业。这就对资源建设和最终的服务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资源建设从内容到形式都必须是这三种人所喜闻乐见的,服务方式也必须强调对这三种人免费。而免费就会有人不高兴,或不乐意,工程的实施就常常会背离初衷,会走样,因而工程要想办法协调好与各种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

2 、目标明确

项目的目标涉及到工程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工程到底是个什么东东?项目总有个结束,结束之后成为什么?网站?网络运营商?资源提供商?服务平台提供商?还是兼而有之。共享工程的网络是个全国范围的局域网(合适吗?仅仅为了规避资源的法律问题?没有其他办法?)?还是什么?我的想法,应该是个数字图书馆,是我们文化领域的公共数字图书馆或者数字公共图书馆。谁说数字图书馆不能是一个网站?现在什么服务不是通过一个互联网门户进去的?况且共享工程还必须依托大量的各级图书馆,特别是基层图书馆进行各种服务,最有特色的就是数字参考服务,网站倒是忽略或者无法进行大量人工服务的。共享工程与我国的公共图书馆事业有一个非常良好的互动、互相促进的关系。谁说数字图书馆不能收藏剧团、影视等多媒体资源呢?只是碍于现有体制,没有收藏罢了。从图书馆的社会职能和定位来看,不收藏反而是不应该的。而且对照国内国外,高等教育系统的 CADLIS ,科技系统的 CSDL ,以及美国的 NSDL 和 DLF 等全国性的联盟,我们的公共图书馆的数字图书馆一直没有一个体系,共享工程正是一个机遇。

3 、规划得当

这主要是一个”技术”层面的事情,但是必须要认真对待,有时各个层面的规划计划要占到项目实施的一半时间。其中该有两个原则: 1 )足够公开、开放,吸取各方意见,特别要专家主事; 2 )严格按程序办事,不能在执行过程中随意走样。如果要更改也要经过一定的管理程序,形成新的补充文档。这可能是项目管理层面的事情,有时严格按照项目管理学科所规定的条条框框去做,似乎显得繁琐,然而却是很有必要的。可能我们文化部的项目没有这种习惯,为什么不能聘请一个有高级资格认证的 PM 呢?可能不一定适应我们的文化,但是事情总有个开始,以我的迂腐之见,总比没有好吧?

4 、组织有力

” 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对于共享工程,项目组织最重要的在于明确各方的关系,目前还有不少模糊的地方,涉及到信息资源的权利明确、管理上的责任义务,等等。例如工程管理中心和国家中心之间的关系(包括资源使用的关系,到底属于无偿租用,还是永久占用?这其中就涉及到不同资源的服务边界问题);国家中心和各省市自治区中心之间的关系;基层服务点与图书馆的关系(大量的基层服务点并不是图书馆网点,要图书馆去管理,必然有问题);基层服务点与主管部门关系(工商、税务、公安等不认)等等。这个问题也涉及可持续发展,应该尽可能清晰地明确下来。

5 、利益驱动

各参与方都是有自己的利益的,项目需要保障各方利益,才能获得自己最大的利益。这里面有两个问题需要把握: 1 )明确自己的利益,不要变来变去,而且上下一定要统一。如果”自己人”在一个项目中有不同的利益就麻烦了; 2 )与各参与方的利益关系要以明确的形式固定下来,例如合同、协议等等,以免口说无凭,后患无穷。

6 、有限目标

同时不可太急功近利。英国 UKOLN 在最近发布的一篇”最佳实践指南”( http://www.ukoln.ac.uk/interop-focus/gpg/ )中说项目的目标应该符合 SMART 原则,即:

技术要讲求性价比,对于共享工程关键是两头:资源建设和最终服务,这两个方面必须下力气,资源建设要考虑长期保存、一物多用;最终服务不一定要采取最先进的网络全自动方法,辅之以许多人工的群众运动也很好,只要效果达到,群众喜欢,得到实惠。对于网络体系架构技术发展很快,价格变化大,应以利用其他网络提供商提供的服务为主,(例如有线电视,与之合作,租用他的频道,将来租用他的数字频道,用他的机顶盒)。很多东西都是我们不可控的,就外包出去。


Technorati :

发表评论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