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未来数字出版生态的九个猜想

1、所有“书”都在云上,也就基本上完美地解决盗版问题。就像目前已经没有了游戏盗版一样。图书馆的“拥有”可以通过印制代表图书的等价“纸币”来体现,提供给财政部门销账。
2、机构和个人藏书可以下载,可以打印,可以制作礼品书,可以无缝跨越所有终端,满足包括赵老师等非常需要的“收藏”、“炫耀”在内的各类需求。
3、什么人看什么书,你看的书决定你和你的朋友圈子,决定了你喜欢听什么音乐、喝什么咖啡、买什么品牌的衣服,甚至交什么朋友…图书馆比你更懂你。
4、书不仅是用来看的,也是用来听的,甚至是用来玩的;不仅是用来消遣的、学习的,也是用来社交的。
5、写书的人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获得报酬,除了传统的广告、按字收费之外,还可以以服务收费,如物物或劳务、交换、打赏、月票、折扣券等形式。
6、平台也将获益,特别是具有创新服务模式的平台。前提是电信平台提供商(中移动、电信、联通)退出增值服务市场,否则不可能。
7、独立出版大行其道(那时候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独立”出版了),版权公司如鱼得水,图书馆等中介机构可分杯羹。
8、“群众智慧”成为出版的“把门人”,而编辑则成为一门越来越独特的“艺术”,人人会弄几下,但专业的受雇于高端出版。
9、专业出版(STM)领域是OA(开放存取)的天下,同行评议的社会化、质量控制的自动化与评价体系的“先组后控”(根据所遵守规范的级别定义成果的级别)成为常态。

 

再谈数字阅读的未来

去年9月24日,美国图书馆协会当选主席Maureen Sullivan曾公开致信美国出版界,就出版行业在电子书方面拒绝向图书馆供货、或以完全不同于印刷图书的模式高价向图书馆售卖电子书、或附加很多其它限制的做法,进行了苛责。

我曾在这里贴出这封信,并进行了简单的点评。
对这封公开信,美国出版商协会第二天就进行了解释和反驳,显示了这个行业已经无法依靠自身的力量得到转型和发展。传统出版已经是个腐朽的夕阳工业,它必须死掉,才能在其机体上长出新的生命。
对于出版商的不识时务,图书馆完全可以采取两种策略:
1、打不过它,就成为它的一部分。这个策略,图书馆自己做出版商也可以;或者积极支持、乃至投身于OA,特别在STM领域推进OA。这些措施都能痛击出版商,或者在他们的背上压上重重稻草。
2、 引入更多形式的内容,而不局限于所谓的“电子书”。例如多媒体图书、原生数字图书、流式图书等。网上大量的免费内容和UGC绝对可以也应该成为图书馆服务 的资源,一位孟加拉小孩开发了一个软件能把博客on-the-fly地转成epub和mobi格式,供电子书阅读器下载。其实从长远看全媒体出版必然改变 人们的“阅读”方式,目前脱胎于印本图书的“电子书”必然会退缩到一个很狭小的利基市场,目前的出版界如果不能发展成媒体公司,或者被其它媒体公司甚至互 联网公司吞并,他们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当前出版商的合并潮,正说明了他们已经有生存危机,不得不抱团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