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数字图书馆建设

读Lorcan Dempsey等人的一篇报告

OCLC 的副总裁 Lorcan Dempsey 最近完成了一篇有关元数据应用新环境文章: Metadata switch: thinking about some metadata management and knowledge organization issues in the changing research and learning landscape ( Draft Version 见: http://www.oclc.org/research/ publications/archive/2004/dempsey-mslitaguide.pdf ),不少很好的观点。

学术研究活动的模式随着网络应用的纵深发展而不断变化,图书馆对于知识的整理和元数据的应用等也必须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发展。文章第一部分重点论述了 OCLC 在著名报告《 environment scanning 环境扫描》中提出的观点:我们的学术环境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Changing Patterns of Research and Learning )。使我想起了图书馆学基础理论中著名的几个交流论(自米哈伊洛夫的交流论到宓浩黄纯元的社会知识交流论),传统的知识交流链在 20 世纪一直发生着改变,直至信息社会,成为一个有多个角色参与的,非常复杂的流程。 LD 附了一张图示:

Lorcan Dempsey 的报告的第一部分基本上就这个图进行分析说明,并由此推出对于图书馆的需求和挑战,诸如:

由此图书馆应该做到:

文章的第二部分” OCLC 相关研究”介绍了 OCLC 近年的一些研究课题、研究成果和想法。与第一部分 OCLC 的认识相呼应:

整个第二部分队上述功能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基本利用了英美正在进行的一些项目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和正在做的工作。

LD 希望上述服务尽可能以 Web Services 形式实现。他举了一个很好的用 WS 技术实现人名规范控制的例子。可以做到松散耦合,即插即用。当然如何实现,可以有多种方法,在目前的技术环境下,各有优缺点。我们就考虑是否能采用纯粹的语义万维网的形式( FOAF 架构)来实现,应该从灵活性、可扩展性上具有无比的优势,但是对传统应用的结合程度就不好说了,非互联网应用(例如我们现在的编目)是否能够集成进去,另外安全性如何?并发控制如何?数据量大了之后的可用性等等都是问题。

OCLC 目前应该说代表了图书馆界参与了信息时代的许多变革,例如与 Google 的一些合作等,他近年的表现显示了它一贯的开放、平等的理念,当然图书馆界,特别是欧洲的图书馆对它的许多大动作,以及新的理念、计划、项目等还是抱有戒心的。然而相对于信息技术应用的迅猛发展,我感到 OCLC 也有些力不从心,我们广大的图书馆如果不支持它一把,很可能我们也就一同完蛋了。虽然 OCLC 是一个 Coporation (尽管 non profit ),毕竟代表了图书馆行业,希望我们能够在数字信息时代继续争有一席之地。


Technorati : ,